05 21,2015
团圆的权利与成本
分享到:
30K

发布时间:2009.02.15    作者:计划财务部 乐慧兰

 
      在我们这个有团圆传统的国度,团圆应该被当作一种权利,一种关乎中国人幸福指数的权利。对大多数中国人而言,春节就是意味着团圆,就是意味着游子返乡,虽然家园千里,乡愁就如无数风筝,在凝固的归程中摇摇晃晃。

      鼠年春节前,连绵半月余的暴雪,将年年在城乡之间奔走的亿万中国人,阻隔在铁路公路上,于是铁路和公路运输告急、电力系统告急、城市生活系统告急……

      风雪挡不住我们回家的路。作为出门在外已经10多年年的游子,我们也毫不犹豫的加入了浩浩荡荡的返乡大军,和高中同学一起顶着风雪驱车返乡,On the way……突如其来,幸福和期待的感觉被现实撞飞了,我们的车与迎面突然左转弯的越野车、205国道旁的护栏、小树和排水沟先后进行了“亲密的接触”,当场就宣布“罢工”。回家团圆的渴望变成了断了线的风筝……当我们就像蚂蚁搬家似的、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老家的时候,CCTV春节联欢晚会正在播放本山大叔举着奥运火炬的场景……就这样,我们迎来了2008农历新年。

      团圆需要成本吗?没错,一年一度的春节意味着,团圆需要成本,付出成本的是那些不得不返乡的人,在路上,我们不得不付出过路过桥费、油费,还要“享受”失控的服务质量。当我们在正月又像蚂蚁搬家似的来到交通事故处置部门的时候,发现我们很渺小很无助,再次体味了“流落他乡为异客”的落魄感,我们再次付出了住宿费、车辆施救费、停车费、拖车费等等名目繁多的费用(电话费已经早就忽略不计了)。今年的情人节,我们和受损失效的爱车一起“坐”在上海4S店派过来的拖车回到了上海家中,已是深夜。还要面临着保险公司交涉、4S店维修、回当地交警事故责任认定等等从来没有经历过的事情……就这样,我们度过了2008年情人节,堪称“浪漫”和难忘。

      团圆是一种权利,也需要成本。外电将中国人的春运称为“世界上规模最大的人类迁徙”,或者“如史诗一般的人口迁徙”,无数人来来回回奔走于广袤的城乡之间。中国改革开放30年了,我们还在不断地为团圆支付越来越高的成本。

      大雪过后是灾后重建与励精图治,团圆之后是人生成熟和理性思考,在当今的和谐社会中,如何能找到反映我们真正的思想和情怀的支撑点?回望团圆,在杭州工作的同学及时给家里打电话调车把我们接回了老家,在厦门担任交警的同学被我们不断“骚扰”而提供了很多专业且权威的论断,在上海创业的同学开车把我们送到交通事故处理地点,单位的同事给了我们很多实际而有用的建议,家里双方父母给予了我们最无私的关爱—— “你们人还平安吗”,更多的朋友给予我们最真诚的问候——“人平安一切都平安”…… 

上海正阳投资集团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1047353号